玉阶

懒人一个,有安利就吃。

一个脑洞

       说一个脑洞,大家合理讨论下。觉得过雷我就删了。

        脑洞来源于隔壁雪衣太太的abo文。我想既然abo了,那么生子要不要来一发?带崽日常应该很有趣。


观后感。涉及剧透

剧透慎入!!!!!!!


#海王#

1.不想近战的法师不是好法师,女王和湄拉威武。

2.黑蝠鲼你估计想不到你的儿子海少………

3.意大利是个接吻的好地方。吃花的镜头挺浪漫戳我的。

4.咸水族首领手断的时候我想的是这钳子真肥。

5.亚瑟的坐骑给我一种从中土世界过来的即视感。

6.有些场景很仙

7.海王的制度好像是老版吧。他在潜水艇里回头,配上音乐。莫名骚气。

    最重要的。电影真不错!虽然也有缺点但还是希望以后的电影都能越来越好。来自一个跳坑不久的人。


走啊走,找到一个好朋友

1.文不对题;

2.我那个啪完就走,剩下大叔一脸懵逼的脑洞。文笔有限,不要嫌弃_(:з」∠)_。

3.人物有OOC,雷者轻拍。

     凛雪鸦现在很头痛,比第一次宿醉还来的头痛。

      但现在比他头痛的是现在复杂的心情和纠结的处境。

     时间回溯到半个月之前,七杀天凌事毕,两人坐在花园里对饮。可能是月色太美或者晚风过于轻柔。

      一个眼神交错,不知道谁的手先碰了谁的发冠,谁的唇先落到对方的眼睛上,总之一切顺理成章的你中有我,水乳交融。

       黎明到来,口干舌燥的凛雪鸦准备起床喝水,却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

     殇不患睡的很熟的样子,露在被子外面的躯 体 痕迹有些狼狈,下意识看看自己的身体,也是红痕斑驳。

      殇不患好像察觉到身边有动静,想要醒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凛雪鸦发挥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点了殇不患的穴位,让他继续沉睡。

     恰好此时,一只信鸽飞进来,埋伏已久的线人告诉他,他关注已久的猎物又重新出动了,于是立马动身去蹲守猎物了。

      时间匆匆,事情处理完已经是半月以后,本来他打算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有没有新猎物。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回到了这里。

        所以他看见坐在码头那气定神闲钓鱼的背影觉得很头痛啊。

      还没等凛雪鸦做出反应,钓鱼的人先回头和他打了招呼。

       “回来了?”

        “呀呀,殇大侠好兴致,无钩也能钓鱼。”

        “这不,来了你这条大鱼。”

       “呃…”凛雪鸦讪笑几声寻了个地方坐下,看着好似专心致志钓鱼的背影,有点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烟管。

       安静的过了好一会儿,静到殇不患以为凛雪鸦偷偷离开了。才听到身后人意味难明的一句话。

        “我以为你回西幽了。”

        “啊,本来是打算走的,但是想给自己要个说法我就留下来了。”

         “噫,殇大侠想要什么说法?”

      话一出口,殇不患没有回话,当凛雪鸦好奇的盯着他斗篷的纹路,打算琢磨出朵花来的时候只见他猛然起身。

     殇不患个头高大,所以当他起身,一个健步走到凛雪鸦面前,拎起领子把凛雪鸦从地上拎起来拖着往外面走的时候,凛雪鸦还没反应过来。

      “饿了一天了,去吃饭,吃完了。我们各走各的。”

      把凛雪鸦拎起来的殇不患只差没把自己的脸怼到对方的脸上了。

       凛雪鸦伸手拍拍殇不患揪着自己领子的手,示意他自己现在不舒服。殇不患瞪了眼凛雪鸦还是放开了。

       凛雪鸦低头想了会,然后举着烟管吸了口味,缓缓的吐出烟雾,看着殇不患道。

     “给你讲个故事,殇不患。”不等殇不患有什么反应继续说。

       “有两个小卒子,或许是逃命吧,来到了悬崖旁边,只有跳到对面才能生还。甲先跳过去了,乙不敢。甲说,你过来吧,我给你扔根绳子,你拉着绳子跳过来。乙说,万一你松手了呢?”

       凛雪鸦盯着殇不患的眼睛,想要确认什么。没想到殇不患抬手摸了摸凛雪鸦的头。

       “我信任你,所以我敢跳过去。同样的,你也可以信任我跳过来。”

    凛雪鸦爽朗的大笑起来,殇不患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等着他笑完以后牵着凛雪鸦的手继续往外走。

       “走吧,肚子很饿了。去吃饭。”

         “吃完以后呢?”

         “你带我在东离走走。”

         “东离走完以后呢?”

         “我带你回西幽,然后去南蛮。”

          “好的。”

花魂

只是一个脑洞。

        末法时代,没有任何先天,得道人很少。百姓生活安定。只有一群苦苦挣扎修炼的人,但是由于灵气缺少,修为普遍不高。

      这时候,有反派出来搞风搞雨,有一个宗教学院。院系第一的高材生决定联合众人反抗。

     由于实力不够他们失败了只能分开逃亡。

逃亡的过程中,高材生来到一座山的山脚。这座山常年云遮雾罩,看不清全貌,也是小有名气。

     为了躲避追杀,高材生咬咬牙上山了。路过一汪池水的时候,发现这里开了很多莲花。其中有一朵金色的莲花,他看见这花的时候情不自禁想要触碰。

     刚碰到莲花,莲花内就涌出一股神力注入高材生体内。高材生晕了一天后醒来,带着高深的功力下山了。然后打败了反派。

    这时候再然后又一次晕过去的时候再次看到了那朵莲花。

     莲花中浮现一个人影,说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原来若干年前,某次战役中,素还真深受重伤之际,把部分灵力转换为结界挡下了反派的最后一击,保护住了战友。事毕后他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到翠环山。

     随后赶来的一页书等人只见到素还真含笑坐化在玉波池旁。最后一句话是我天命已尽。

     现在莲花中的灵魂是一页书护持素还真坐化后所化金莲多年后天人五衰后的执念。

     找到素还真,保护他。心愿完成,执念也随风而逝。


碎碎念,占tag致歉

想看雪鸦和大叔啪完提裤子走人,大叔一脸懵逼的文啊。有太太认领脑洞吗?没有我就自己写了。


殇凛 瞎写的文字

●版权归老虚和霹雳

●OOC归我

●咳,文笔有限。将就看看吧我

  

          月光倾泻如水,透过未合拢的窗户照进室内。

     塌上两条人影纠缠,白发与黑发混合,束发的冠早已经随手扔朝一边。

     云翻浪涌,私语在耳畔呢喃,似笑如泣。

      蒲苇搭着巨石,两种不同颜色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好看。

      春水暖暖,沙窝里一对鸳鸳交颈而眠。

      蒲苇被风扶到巨石之上随风起起伏伏,露水乱颤。一阵风来,伏到了巨石上。安静了下来。

      只剩满地月光。


东离第二季至第六集观后感

     现进度第六集,剧集已过半。

    懒得等全部完结在打字了。随口说几句。应该不涉及剧透。

      第二季上线,开了新地图,新人物和对上一季人物的补充。

        有被弹幕一直叫肾虚大师的谛空和尚。和尚到目前第六集的剧情来看,就是一个没有共情能力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意义党,可以说遇正是正,遇邪是邪。

        还有长相可爱,每次都被她宝宝头吸引的蝎妹子。估计会和和尚成一对。

        还有一个从西幽跑过来的捕吏,叫什么名字我忘了,我发现我记不住他的名字。结合至现在等剧情。

       是一个工于心计,聪明但是两面三刀的人。嗯,不可信任。不过,嗅觉很敏锐,下一集雪鸦会不会翻车那?

       浪巫谣,升级技能可以当预言师,清场能手。大招开唱可与龙对吼。

        穿红穿出了一种可爱。红色系我喜欢的角色里,要么是美艳霸气要么妖孽性感,独独他穿着显的可爱。

      这种可爱源于性格的执着,天真。不是那种毛绒绒人畜无害的可爱。目前的剧情我还不算喜欢他,静看后续。

       接下来是殇不患。第二季的殇叔更多的是有点放飞了感觉。不过这种放飞是源于强大实力的自信。一言一语之间就把怎么通过鬼殁之地过程带过,只能说牛啊。

      殇叔性格是善良的,难得是他并没有因为实力高强就把这种善良当做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而是能尽可能的做到公平,为对方考虑。很难得了。

        最后是凛雪鸦,一个复杂的角色。一个让我欲罢不能的角色。

        毫无意义他是强大的,也是混乱的。目的只为了愉悦(参考第一季和剧场版)。

        白毛一向是我的最爱,特别是白毛的智者型。

      第二季的凛雪鸦是让我感觉惊喜特别多的一个角色。惊喜来源于他人性的闪光点发掘。

        他也是一个温柔细心体贴的人。体贴之处在于用自己的方式避免了让丹家小夫妻在被卷入江湖风波。细心不用多说。

       他也不是一个单纯为了愉悦而愉悦的疯子,行事风格虽然捉摸不透,话里话外让人直觉不能轻信。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原则。让他没有因为空虚堕落成一个扭曲的疯子。

     当然后面有打脸剧情说他就是个疯子我也认了。目前不妨碍我喜欢。

     凛雪鸦是全能型人设,所以他能轻易解毒也也不觉得吃惊,期待后面还有什么挖掘的有点。

      殇凛是我的喜爱。第六集里无需用语言表达的默契,你来我往的眉眼互动。让我惊喜不已。啊,继续磕。可惜少粮嘤嘤嘤_(:з」∠)_

       


[超蝙]第一年

●人物属于DC,OOC属于我。

●来源于蝙蝠侠第一年,超人TAS。

●设定,两人前后出道没多久。都是新手。

●小学生文笔,吃粮很久,尝试产出。事实证明并不是我擅长的。


第一年

(1)

   阔别故乡多年的韦恩集团现任掌门人布鲁斯.韦恩回到了故土。

     回到庄园里还没来得及思考出自己自己应该怎么样拯救哥谭,就先收到了自家管家的攻击。

     “布鲁斯少爷,三天下午替您预约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有个采访。”

     “采访?我不想接受采访,新闻发布会就够了阿福。”

       “我明白了,布鲁斯少爷。”

        “哦,这次来的记者除了哥谭本地的哥谭公报,大都会星球日报,星城红包,中心城早报等都有来。这是资料少爷。”

      布鲁斯伸手拿过放在桌上的文件对阿福点了点头“明白了,我会准备的。”

       “那我下去准备晚餐了,少爷。”

  (2)

         新上任的义警,蝙蝠侠今天可不怎么顺利,白天被警察困在一栋楼里重点打击,靠一群蝙蝠逃脱了追捕。现在在进行夜巡。

      而现在,嘿,看我发现了什么?

      一个个子挺高,带着副眼镜看起来老实可靠的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蓝西装,虽然不名贵但也算看得过去。但是这不是蝙蝠侠不把他提起来按在墙上的理由。

         “说出你的来意,记者。”

         好像有些不太习惯被人提起来按在墙上,记者有点慌张的扶了扶眼镜。

       “呃…我没有恶意,先生!我是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

           “大都会的记者?采访完韦恩以后想玩一玩哥谭大冒险?”

      克拉克轻轻握住蝙蝠侠的手腕,试图用眼神示意对方把他放下去。拉奥知道,为了保持适当的体重也是很累的!

      “先生,我刚到星球日报工作。请问可以采访您吗?蝙蝠侠。”

    蝙蝠侠轻轻的哼了一声把小记者放了下来,退到黑暗处。

      “蝙蝠侠不接受任何访问,离开哥谭。回去采访你们大都会的超人吧。”

       (3)

     无可预料的未来充满了变数和趣味。

       但这样变数他不想要!

       看了看被泥水模糊了双眼的,转头狠狠瞪了一眼现在水面上浑身整洁的小记者。转身就走。

        克拉克有点脚软普通一声站到了水里。声音让双目不便的戈登好奇的歪头听动静。

    克拉克赶紧跟上“蝙…布鲁斯,我只是看见你们跌落大桥来不及换制服就跑来救人。绝对没有跟踪你的意思…”

       “我有带工具,摔不死”

       “可是还有个小宝宝…他还很小。”

      在布鲁斯的瞪视下,克拉克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想到什么样的理直气壮的抬头挺胸说。

      “你现在也知道了我的秘密身份,我俩持平了?”

     “闭嘴,你想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两个一个是蝙蝠侠一个人超人?”

     “可是…”

     “没什么可是,现在离开我的哥谭!大都会的明日之星。”

      “好吧,我这就离开。期待下次见面了布鲁斯。”

        “有下次再说。”

        说完话后的克拉克也同样转身离开。背对着布鲁斯的方向转身离开。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少正第一季第五集,两人坐下来讨论康纳的教育问题。大超表示拒绝。起因小超之前有像大超示好也被拒绝,然后表示你的教育问题找蝙蝠侠。蝙蝠侠表示克拉克,我们要好好谈谈。最后老爷委婉的对小超说,氪星人头脑固执,需要时间。

包着手手喝水的老爷真可爱!战损的大哥很美味!达米安虽然熊,但是熊的也算情有可原,而且还能知错就改。好孩子。(蝙蝠侠之子,蝙蝠侠大战罗宾,血脉恩仇目前已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