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阶

懒人一个,有安利就吃。

走啊走,找到一个好朋友

1.文不对题;

2.我那个啪完就走,剩下大叔一脸懵逼的脑洞。文笔有限,不要嫌弃_(:з」∠)_。

3.人物有OOC,雷者轻拍。

     凛雪鸦现在很头痛,比第一次宿醉还来的头痛。

      但现在比他头痛的是现在复杂的心情和纠结的处境。

     时间回溯到半个月之前,七杀天凌事毕,两人坐在花园里对饮。可能是月色太美或者晚风过于轻柔。

      一个眼神交错,不知道谁的手先碰了谁的发冠,谁的唇先落到对方的眼睛上,总之一切顺理成章的你中有我,水乳交融。

       黎明到来,口干舌燥的凛雪鸦准备起床喝水,却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

     殇不患睡的很熟的样子,露在被子外面的躯 体 痕迹有些狼狈,下意识看看自己的身体,也是红痕斑驳。

      殇不患好像察觉到身边有动静,想要醒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凛雪鸦发挥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点了殇不患的穴位,让他继续沉睡。

     恰好此时,一只信鸽飞进来,埋伏已久的线人告诉他,他关注已久的猎物又重新出动了,于是立马动身去蹲守猎物了。

      时间匆匆,事情处理完已经是半月以后,本来他打算去其他地方走走看看有没有新猎物。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回到了这里。

        所以他看见坐在码头那气定神闲钓鱼的背影觉得很头痛啊。

      还没等凛雪鸦做出反应,钓鱼的人先回头和他打了招呼。

       “回来了?”

        “呀呀,殇大侠好兴致,无钩也能钓鱼。”

        “这不,来了你这条大鱼。”

       “呃…”凛雪鸦讪笑几声寻了个地方坐下,看着好似专心致志钓鱼的背影,有点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烟管。

       安静的过了好一会儿,静到殇不患以为凛雪鸦偷偷离开了。才听到身后人意味难明的一句话。

        “我以为你回西幽了。”

        “啊,本来是打算走的,但是想给自己要个说法我就留下来了。”

         “噫,殇大侠想要什么说法?”

      话一出口,殇不患没有回话,当凛雪鸦好奇的盯着他斗篷的纹路,打算琢磨出朵花来的时候只见他猛然起身。

     殇不患个头高大,所以当他起身,一个健步走到凛雪鸦面前,拎起领子把凛雪鸦从地上拎起来拖着往外面走的时候,凛雪鸦还没反应过来。

      “饿了一天了,去吃饭,吃完了。我们各走各的。”

      把凛雪鸦拎起来的殇不患只差没把自己的脸怼到对方的脸上了。

       凛雪鸦伸手拍拍殇不患揪着自己领子的手,示意他自己现在不舒服。殇不患瞪了眼凛雪鸦还是放开了。

       凛雪鸦低头想了会,然后举着烟管吸了口味,缓缓的吐出烟雾,看着殇不患道。

     “给你讲个故事,殇不患。”不等殇不患有什么反应继续说。

       “有两个小卒子,或许是逃命吧,来到了悬崖旁边,只有跳到对面才能生还。甲先跳过去了,乙不敢。甲说,你过来吧,我给你扔根绳子,你拉着绳子跳过来。乙说,万一你松手了呢?”

       凛雪鸦盯着殇不患的眼睛,想要确认什么。没想到殇不患抬手摸了摸凛雪鸦的头。

       “我信任你,所以我敢跳过去。同样的,你也可以信任我跳过来。”

    凛雪鸦爽朗的大笑起来,殇不患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等着他笑完以后牵着凛雪鸦的手继续往外走。

       “走吧,肚子很饿了。去吃饭。”

         “吃完以后呢?”

         “你带我在东离走走。”

         “东离走完以后呢?”

         “我带你回西幽,然后去南蛮。”

          “好的。”

评论(4)

热度(19)